学子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子风采 > 正文
  • 【南院拾贝】指针滴答,用钟表记录时光
  • 发表时间:[2019-05-28 03:56:00]    发布者: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党委学生工作部
  •  

    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这么一些人:他们讨厌被束缚崇尚自由;他们思维活跃,总能从特别的角度去想问题,用特别的方式去做事情,而谢子翼便是其中一员。

     

     

     

     

    一见“钟”情

    钟表那转动时发出的机械声音,深深地吸引着谢子翼。对于他而言,钟表不仅是心爱之物,更是一种文化的象征

     

    银色的指针,亮铜色的表盘,再搭配上银色钢带,这是谢子翼第一次接触到的手表,一块戴在他父亲手腕上的年代久远的日本产双狮手表。尽管只是第一次见,但那块手表却像磁铁一样,深深地吸引住他“像这种比较老的机械表,后盖是全封闭不透明的,看不到里面的运作,只能听见它发出“滴答”声,所以我总有一种想要拆开来的欲望”谢子翼说出了自己当时内心的想法。从那时起,他对钟表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兴趣的种子开始悄悄地在他的心中萌芽。

     

    钟表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时间观念,也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规律化” 如今是讲究快速化的时代,但他并没有随波逐流,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活节奏。比如别人跟他约定时间采访,他都会看好时间提前到达。谢子翼解释道:“我觉得别人的时间同样重要。不论是上课还是赴约,都要注重时间观念。这样,大家的时间都不会因为等待而浪费掉。

    “钟”如一

    对于常人来说,有一个小众的兴趣爱好一般都会藏着掖着,不会轻易与他人分享。但谢子翼不一样。他认为:有的人有想法但不一定会去做,但我只要是脑子里的想法,都会非常努力地去实现

     

    如今,玩表”其实是比较偏小众的爱好。尽管很多人对此不太了解,谢子翼却对其一如既往地痴迷。从小学到现在,他收藏了将近四十多块表和十几个闹钟,有完好的,也有已经损坏了的。

     

     

    当我们问到他最喜欢哪些款式的手表时,他显得有些激动。从背包里拿出四款不同的表,并向我们解释说,这些都是他经常会佩戴的手表。

     

     

    首先展示的是一款黑色表带的盲人表,只见他一按下手表的按钮,表壳便弹了起来。他一边向我们演示如何使用这款表,一边解释说,这款表的独特之处就是可以让正常人感受盲人的视角。表的表盘刻有盲文,盲人就可以通过触摸上面的盲文点来得知时间。

     

     

    (盲人表)

     

    接着,他拿起了一款棕色皮带,米色表盘的表。喜欢追求独特的他,被这款表用数字显示时间的特别方式吸引住了。

     

     

     

    剩下两款同是金属表链,来历却不相同。据谢子翼描述,一款是他在一个快拆迁的店里淘到的上海7120国产表,那是70年代手表的经典样式。

     

     

    (上海7120国产表)

     

    而另一款则是出身瑞士的英纳格手表,而由于年代久远,他对这款的护理更加重视。在介绍完这四款表后,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我今天原本想带英纳格手表的,但因为下雨,而这款表年代久远,如果进水很难修理,就带了一款黑色电子表。”

     

     

    (英纳格手表)

     

    那么问题来了,喜欢的表坏了怎么办?自己学会修表就行了!没有专业的师傅指导,仅仅凭借着对钟表的喜爱,谢子翼在网上搜索修表的教程,开始了他的自学之路。然而网上相关的教程少之又少,他常常都只能靠自己,选购材料反复实践独自摸索,实在不行时便去请教一些钟表爱好者。长期以往,他渐渐懂得了如何去修一款表。

     

     

     

    维修一块钟表常常需要花费谢子翼几个小时的时间,而且长期低头也会让他感觉到脖子很酸很累。其实修表真的是会枯燥的”谢子翼向我们讲述了他的真实想法。有时清洗一些机器时,要给钟表涂抹上打火机油。机油味道刺鼻,往往会染得他一身难闻的味道。因此,每次修完表后,他都会稍微调整一下自己,然后走到室外去呼吸新鲜的空气,从而放松自己。

     

     

    如今,无论是在学校宿舍里,亦或是在家里,都有各式各样的钟表陪伴着他。闲暇时,给房间里的闹钟上发条,聆听“滴答滴答”的钟表运行的声音,已然成了谢子翼生活的一部分。

    “钟”于传承

     

    谢子翼还在高三备考,脑子里就早已有了要创立一个钟表协会或社团的想法。大一下半年时,他抓住机会成立了中大南方钟表协会,开始了他“钟表文化”的传播和传承

     

     

    钟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时间工具。但谢子翼更愿意把钟表看作一种文化。他想改变人们对“钟表只是有钱人的爱好”的偏见,引导更多的人了解钟表的魅力,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它能为我们提供时间的功能上。

    要将钟表文化向校内师生推广提供维修钟表的服务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于是谢子翼便在协会中开设了维修钟表的服务。他通过帮助校内同学维修钟表,让对方知道钟表协会的存在,关注协会的公众号,让更多的人了解钟表,从而让大家在潜移默化中感受钟表文化的魅力

     

     

     

    谈到钟表协会这一个“大家庭”,谢子翼一直强调 “兴趣是摆在第一位的”。协会中大家的专业不同、年级不同,因此思想难免也会有不同。但大家都热爱着钟表,因为彼此共同的爱好,所以相聚在一起。谢子翼说:“我们的协会是以兴趣为主的,不会搞那么多形式化的东西。希望大家都能从协会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快乐。”与兴趣爱好保持距离却又能不磨灭对钟表的热情,这便是热爱钟表的谢子翼对“热爱”的看法,也是他对协会成员们的寄望。

     

     

     

    时间不停,岁月匆匆。钟表记录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承载着谢子翼的年少志向。指针转动的机械声音,激发了他内心的渴望,唤醒了他内心的想法,开启了他全新的旅程。钟表对于谢子翼而言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文化熏陶。他希望自己即使将来不从事钟表类的工作,也能将钟表这个爱好一直延续下去传承钟表文化

     

    采访 | 林文琼、梁逸勤、饶萍萍

    文稿 | 林文琼、梁逸勤、饶萍萍

    摄影 | 杨宇帆

    审核 | 唐芬

     


  •        返回顶部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温泉镇中山大学南方学院   邮编:510970   联系电话:020-61787336   版权所有: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党委学生工作部